19. 一辆迟到了十年的 TCR 的诞生

0. 写在前面 这辆捷安特 TCR 公路车,从 2010 年购买第一个零件到 2020 年 5 月 12 日整车诞生,整整用了十年时间。谨以此文作为记录。 在同济大学读书时接触到了自行车运动,具体怎么接触的那就说来话长了,总而言之是混进了自行车协会(的前身),骑着一辆改造了的捷安特 POP,跟着会长剑桥老哥混。那时候主要是骑游,刷码表里程,测试自己极限,挑战半日沪杭之类的,偶尔参加上海自行车联赛。剑桥参加的是公路 B 组,经常拿名次;我由于车的原因就只能参加山地 M 组,其实也就是换上光胎、前叉锁死,和公路走同样的路线拼速度,侥幸拿到过第四。某年紫竹站赛前,剑桥一边给轮胎狠狠打气一边说了句「今天人都拼了,别说车了!」就把胎压打到 120 PSI。当时觉得真激励,真有劲!我想这辈子都会记得。 后来太仓组织比赛,我作为团队中的一员代表同济大学参赛。这次没拿到名次,但因为要拼速度,就不能骑山地了,而是借了小强的公路车,恰好是一辆红色的 TCR。公路车的速度感是山地车远远不能相比的,而剑桥骑的也是 TCR,于是这个车就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。 终于在 2010 年,我忍不住要迈出一步,订购了一个白色的 TCR 车架,与剑桥同款。我担心马上毕业,如果还不能拥有一辆自己的公路车,工作后时间肯定不如在学校充裕,而山地车即将报废(中轴已经不行了),恐怕再骑车就不知要猴年马月了。没想到一语成谶,这一等,就是十年。 1. 车架 我一直认同「车架是一辆车的灵魂」这种说法,车架的样式、颜色、大小、调性,都为整辆车定下了不容更改的基调。其他套件、零件,甚至轮组都无法改变这种基调。因此,这辆 TCR,只能是 TCR。 这是昆山捷安特生产的 TCR 铝架,价格记不清了,可能是 900~1600 元的任意整数。前叉是半碳的,既轻又吸震。洁白的外观相当优雅,整个设计即使放到今天也不觉过时。由于铝合金车架很少有内走线,使得组装完毕后的整洁程度稍微逊色。 预压的碗组由于上了润滑脂,时间久了未免浸润,导致车架发黄,中轴五通处也是。我把它看作它跟着我 10 年来辗转 8 个住处,历经沧桑最好的证明。 原本想把碗组换掉,但重新压制过程可能对车架前管产生形变,于是只更换了 Shimano Pro 的一体碗组垫圈和上盖。 2. 轮组 与车架一起经历十年的,还有从小强那里收来的 Shimano R550 二手轮组。可世界变化快,这对轮组已经不能兼容现在已经广泛流行的 11Continue reading “19. 一辆迟到了十年的 TCR 的诞生”